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郑永年:新型大国关系向何处去
国际政治往往是大国之间的政治(而非理性)博弈。因为每一大国都是独立的主权体,如果大国之间开始博弈,就很容易受很多非理性因素(例如民族主义和政治人物的个性等)的影响,博弈的结局并不见得就是博弈者原来所预期的,甚至相反。
郑永年:与美国冲突是不是中国的宿命
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再也没有比中美关系更为重要也更难以处理了。这对关系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双边关系,也决定了世界和平与战争问题。只要中美关系维持在稳定状态,两国之间没有重大冲突,其它区域性冲突就很难改变世界权力格局。可以说,中美关系是当今国际关系的一对结构,任何一方出现问题都会导致整个国际体系出现问题。
中美关系核心问题已转为国际秩序之争?
21世纪以来,特别是2008年至2011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秩序正经历着从未有过的转变,中美关系出现结构性的新变化。特别是去年上海亚信会议和今年亚投行出现以来,美国战略界对中国的国际秩序观更加怀疑。大量政策报告和学术著述围绕这个问题展开。
郑永年:美国患上了大国衰落“恐惧症”
苏联解体后,美国是主导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唯一霸权。没过多长时间,各种迹象都指向美国的衰落。在很大程度上说,正如美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要归诸其国际战略。
储殷:中美互信取决于美国对中共的再认识
西方先认为普京是小熊熊,没有想到小熊熊惹急了居然把乌克兰撕成了碎片。普京在吞掉克里米亚之后认为西方是骨子里透着绥靖的纸老虎,没有想到在乌克兰东部的得寸进尺会让西方重新开启一场新的“冷战”。
朱锋:中美关系需警惕“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关系近年来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双方发生争论和争执的“问题领域”的范围和程度似乎正在不断扩大,对彼此战略意图判断的敌意似乎也在明显上升。
张宇燕: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
2014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回顾.经济复苏缓慢,增速分化加剧。2014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数据显示,2014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3%,与2013年持平。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为1.8%。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速为4.4%,延续了2010年以来的持续下滑态势。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怎么看中美关系?
“知华”不等于“亲华”,美国国家利益是美国知华派研究中国的基点。立场、知识结构、意识形态等因素使一些美国知华派不能客观看待中国。正确辨析美国中国问题专家观点,有利于对美开展有针对性交流,从而减少双方出现战略误判的可能。本期“学海观潮”力图客观呈现美国知华派对中美关系重大问题的看法。
赵昌会:世界进入彻底变革期——为什么英国抓住了亚投行的历史性机会?
3月12日(星期四)是个大日子。这一天,英国向中国提交确认函,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这一决定在西方世界引起震动,致使美国政府公开表达异议,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
李冰:日本是“败于两颗原子弹”吗?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已70周年,有日本人认为日本战争失败是源于美国投下的两颗原子弹,认为日本只败给了美国。现在又有人提出,日本在战后靠拢美国充当“马前卒”,主要是因为美国打败了日本,而日本社会崇尚强者,所以才会对美国俯首帖耳。历史真是这样?日本是败于美国的两颗原子弹?中国人民在二战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战后日本对美国是言听计从吗?
    首页 上一页 3456
    下一页 末页 共6页 去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