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郑永年:中国大外交时代的来临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形成了新的改革和发展模式。通过十八大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中国内政方面的发展方向已经表述得很清楚。两个全会所通过的500多项改革方案如果落实,未来将出现很不一样的中国。
唐润华:中国媒体如何提升国际传播能力
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现实是,中国媒体国际传播能力与西方差距较大,无法与之全面抗衡,只能重点突破。根据中央关于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部署,2009年以来我国媒体采取了很多措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
郑永年:中国形象工程为何适得其反
随着中国的崛起,世界似乎越来越不理解中国。当中国已经活动在世界舞台中心的时候,世界对中国的“不理解”必然对中国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从根本上说,国家形象工程是一个国家软力量建设的需要。这一点,中国社会是具有相当共识的。
王缉思:中美有军备竞赛的风险
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在经历了起起伏伏之后,中美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新阶段。是分道扬镳,还是殊途同归?前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著名美国问题专家王缉思教授,以战略家的前瞻视野,分析了在中美对抗的魔咒日益逼近的时刻,两国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
朱锋:“双轨思路”是处理南海争议的最佳途径
李克强总理在缅甸东亚峰会中关于“中国明确和坚持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的这一番讲话,不仅再度向国际社会阐明了中国政府在解决南海争议问题上的基本方针,同时也展示了中国政府愿意积极采取行动,在协商一致、相互尊重和平等互利的原则上早日稳定和解决南海争议的意志和决心。
斯蒂格利茨:这是中国世纪,美国应放弃遏制中国
当人们书写2014年的历史时,一个很少被人关注但很重要的事实是:2014年是美国能够宣称自己是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最后一年。中国以第一的姿势进入了2015年,看起来还将保持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永远的话。
林毅夫:非洲国家是检验中国经验的最好地方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取得了连续35年年均9.8%的高速增长,从一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及非洲国家平均数1/3的贫穷落后国家,变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出口国。在一个人口这么多、底子这么薄的国家
吴士存:中国缘何不接受、不参与南海争议仲裁
12月7日,中国外交部受权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以下简称《立场文件》)。《立场文件》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及相关国际法的角度,向国际社会阐明中国认为仲裁庭没有管辖权的立场和理据,阐明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国际法依据。
阎学通:“崛起困境”与中国外交新特征
自2013年以来,中国崛起最为突出的特点是迅猛且不可阻挡的。国家的政治目标由经济建设转向民族复兴,政治治理由维持稳定转向反腐败,社会变化的动力由积累财富转为改革创新,经济增长点由出口导向转为内需消费,外交战略由韬光养晦转为奋发有为。
赵可金:全球外交转型中的中国公共外交
中国的发展更需要公共外交 根据中国外交所追求的目标使命来看,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多年的中国外交,大致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首页 上一页 5678
    下一页 末页 共8页 去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