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周方银:中国周边外交应如何着力
来源:《南风窗》2015年4月1日 | 2015-04-02 |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中国周边与全球战略室主任、研究员、博士 周方银 浏览量:1025


在“两会”期间王毅外长的记者会上,周边外交成为关注的一个重点。这再次凸显了周边外交在中国整体外交中的重要性。2013年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以来,中国所面临的周边环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有的与中国主动的外交操作有关,有的则因相关国家对华政策的调整使然。应该如何评价这一年多以来中国的周边外交?中国周边外交应如何应对新挑战、老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南风窗》记者采访了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周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周方银教授。

周边环境的变与不变

《南风窗》:2013年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以来,中国所面临的周边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方银:第一个变化是中国把传统安全上的热点问题稳定住了。2013年以前,包括钓鱼岛问题、黄岩岛问题在内的问题此起彼伏。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以后,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这些热点问题逐渐稳定下来了。这个稳定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相关国家认识到中国的外交发生了变化。此前它们的投机心理很强,后来发现中国外交面对挑衅时态度强硬。这种情况下,这些国家的心态可能也发生了变化。它们意识到中小国家与大国的对抗,不管结果怎么样,中小国家付出的代价都是不可承受的。

另一个变化是中美在安全合作上加强了,两国关系变得比较稳定了,这是一个比较新的现象。中国去参加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不管参与到什么程度,但是中美这两个国家在一起演习有很重要的意义。它会向其他国家发出一种信号,中美两国之间在安全上有沟通机制,中美在安全关系上是有把控能力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有利于降低日本、菲律宾等利用美国挑拨中美安全对立的空间,这个空间并没有消除,但确实降低了。

第三点,周边安全形势的主要议题发生了变化。2011年至2013年,美国重返亚太一直都是高姿态。学界都在讨论美国重返亚太中国该怎么办,但2104年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关注的焦点变成了“一带一路”、互联互通、亚投行。不管“一带一路”现在推进程度如何,但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转移了注意力。把区域议题从安全问题转移到发展问题,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对亚太周边地区的安全环境在理解上会有所改变,虽然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严重性和迫切性就会降低了。

还有一个趋势性因素不容忽视,就是中国周边地区的转型问题。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在逐渐冒头,未来会越来越突出。越南、柬埔寨、缅甸等都正在经历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转型。这些国家在今明两年都面临国内大选,在这一背景下转型问题带来的影响会更加突出。

《南风窗》:中国周边环境在哪些方面没有变化?

周方银:第一,中美战略竞争关系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还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虽然中美有安全合作,但这种安全合作只是缓解而没有解决中美战略竞争问题。第二,中国周边的热点问题一个都没解决,而且短期内也都看不到解决的迹象。第三,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宏观关系没有变。这些关系受到结构因素限制。美国在中国周边的同盟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周边地区安全架构的面貌。这就意味着中国想要在短期内实质性地改变周边安全环境是比较困难的。

区分主次、突出重点

《南风窗》:今年9月份习近平即将访问美国,这是他就任中国领导人以来首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又会成为关注的焦点,阎学通认为,中国的外交,周边比美国更重要。有美国学者也认为中国外交优先秩序发生了变化,并认为中国更重视周边,预示着中国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冲突性会增加,因为中国可能会更不妥协,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周方银:对于中国外交来说,我总体上同意周边比美国更重要的观点。但如何理解和看待“重要”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我觉得更具体的表述应该是,中国在周边地区政治操作的空间比中美关系中的政治操作空间更大,更能有所作为。所以应该是说我们外交政策的主要发力点或者说着眼点应该是在周边,也就是说我们用同样的战略资源在周边地区的努力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成效。而试图通过对美外交来获取很大利益,或者说获得利益的增量是很难的。对美外交更重要的是要避免造成战略上的损失。

从习近平的新外交来看,总体上比以前变得更强硬,斗争的意识更强。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美冲突意识会增加。中美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的斗争,实际上是更加稳固了,也有了更大的合作空间。斗而不破不仅是中国的想法,也是美国的想法,双方都会避免中美关系出现破裂性的局面。中美这几年战略竞争有时达到很高的水平,但是口头的表述都是比较克制的,这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南风窗》:今年印度总理莫迪将访华,莫迪政府“向东走”战略,与日本的接近,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模糊,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对中国周边外交的实施效果产生影响,你如何看待印度在中国周边外交中的角色?

周方银:印度比较圆滑,既希望从大国合作中获得好处,又避免在大国间站队。某种程度上说,印度这个目的是达到了。但这一策略的负面效果很可能是,所有大国都拉拢印度,同时印度也让所有大国都失望。因为它在几乎所有重大问题上都态度模糊,拉拢不拉拢效果都一样。客观造成的效果就是,对于其他大国来说,印度不那么重要。印度表面上是拿了一手好牌,但是这手牌是打不出个好的结果的。

对中国周边外交来说,无需对印度的角色过于担忧,也没有必要投入太大的战略资源。中国在态度上需要保持积极,务实推进中印关系,但不应有过高的预期。印度在“一带一路”问题上态度模糊、消极,这无疑会给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造成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讲,印度在中国的周边外交里面从他的体量、规模、发展趋势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但是从中国外交的努力发展方向来说重要性不那么突出。中国可以与印度在铁路、基建、工业区等项目上开展功能性合作,但不要指望这些合作会产生什么战略性的效果。

《南风窗》:中俄关系既是大国外交也是周边外交,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对俄外交在中国整体的周边外交布局中也会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你如何看待对俄外交在中国周边外交中的角色?

周方银:无论从中国的整体外交还是周边外交来看,中俄关系的重要性可能超越大多数人的预期。目前中国在南边有南海问题,东面有钓鱼岛问题,西南方向还有中印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甚至跟韩国还有苏岩礁问题。在有这么多问题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稳定西面、北面这个大后方,这个方向是绝对不能出问题的。稳定这个方向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腾出资源在其他方向使用。

中俄合作从习近平主席上来后势头非常好,中俄关系得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提升,官方的说法是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入新阶段,这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评价。我们要注意的一点,就是中俄关系的发展对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影响。中俄关系我们现在处理得还是比较高明的。乌克兰事情发展到美国和俄罗斯这么对立的情况下,中俄关系虽然改善了但是中美关系没有出现大的倒退。美国虽然心理对中国感到不满,但是口头上没有特别的表达不满。

我们要避免在大国关系中陷入跟某个大国僵硬对立的局面,这个对中国非常重要。中美本身就是有战略矛盾的国家,在俄罗斯、乌克兰问题上,中美关系没有出现大的倒退这个就很难能可贵了。我们要保持这样一个状态,不要因为中俄关系的发展使得中国与西方的关系进入一个僵局。

沉着应对、灵活应变

《南风窗》:你在《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及中国的应对》一文中指出,中国应对美国亚太地区同盟体系的有效性,会对周边安全环境的性质产生较为根本性的影响。你如何看待中国周边外交中,应对美国亚太同盟体系的问题?

周方银:这一点对中国周边外交来说很重要,而且截至目前中国的应对也是比较成功的。从理论上说,瓦解美国在亚太的同盟体系,现阶段基本上是做不到的。维持一个同盟体系相对容易,尤其是在美国有安全优势的情况下。但从中国的角度看,松动美国的同盟体系还是可能的,事实上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效果。比如美国的盟国泰国,事实上已经很难说它在中美之间是站在哪一边了。无论泰国政局如何变,与中国的关系都是非常好的。这样一来,美国在亚太的5个盟国中,泰国基本上算是被排除了。

中韩关系最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国学界甚至出现了“结盟”的声音。结盟暂时是不现实的,但连这种想法都有人提出来,这就是个很大的变化。现在中韩结盟虽然没有成为现实,但变成了一个可以想象的事情了,这反映韩国对美韩关系有点摇摆了。如果把韩国算“半个”,也就是说美国的5个盟国已经有“一个半”立场相对中立了。澳大利亚的态度也在往模糊的方向发展,现在已经开始避免在中美之间站队。如果美国的同盟有一半被松动的话,那对中国的约束就很小了。

《南风窗》:你曾提到2015年中国外交将会保持主动的态势,延续强势出击的风格,也就是说还是会积极进取,那么未来两三年中国周边外交的重点会放在哪些领域?或哪些对象国?

周方银:俄罗斯肯定是关键对象国,东北亚韩国绝对是重点。在中亚,中国会用上合组织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来强化整个西北方向。在东南亚,中国的思路是经济上加大投入。另外在经济、安全上我们会主动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但在这一点上,中国肯定会策略性、针对性地考虑。中国外交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学习能力比较强,能随时做调整,然后再去找突破口和新的方向。中国周边外交是一个逐渐完善、动态调整的过程。目前它的面貌还不是那么清晰,但会根据周边国家的反应、实力对比、周边的制度安排、结构变化等去不断努力,但总体上强势出击的姿态是确定无疑的。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中国周边与全球战略室主任、研究员、博士   周方银

来源:《南风窗》20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