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李志青:“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到底揭示了什么
来源:《文汇报》2015年03月24日 | 2015-03-25 | 作者: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志青 浏览量:956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重要性其实并不仅仅在于找出了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间的经验性变化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揭示出了经济发展与环境质量关系背后的一个“黄金定律”,而这个“黄金定律”却往往被我们忽视。

 

   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之间存在一定的规律性假说关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在环境科学中有一个名为“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规律,揭示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的辩证关系。尽管国内外学术圈对“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相关研究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但对于大众的环保认知而言,这显然仍是一个新名词,同时,环保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也表明,我们仍有必要继续探究这条曲线,发现其中的规律。

 

  事实上,有关这条曲线,更加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在环境经济学的发展过程中,由来自美国的两位经济学家首先于上个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反映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间变化关系的曲线假说,也就是“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其名字取自另一位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他以提出了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变化关系的倒U形字曲线假说而闻名)。该曲线假说的本意是,伴随着一国或地区经济的增长(主要以人均收入为指标),在初期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会逐渐增加,环境质量出现恶化,而过了一定阶段后,如果经济持续增长,那么,在经济增长水平越过了某个发展阶段后,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便会到达顶峰,并随后出现下降。对此变化关系的假说,前述两位经济学家找到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假说至少在北美地区是成立的。正是由于在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之间存在着如上所述的“经验性”假说关系,所以“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刻画出来的曲线形状是倒U型的。因而,这也被俗称为环境的“倒U型曲线”。

 

  上述“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扼要介绍至少可以告诉我们两点:第一,历史统计数据显示,在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之间存在一定的规律性假说关系,而并非无迹可寻;第二,研究表明,至少从西方发达国家的实践来看,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存在“倒U型”的关系。

 

  人均收入超过6000-8000美元是环境质量变好的临界点

 

  不过,问题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主要的症结在于,“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是否可以直接用来解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环境保护实践。换句话说,即便中国的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之间的确存在规律性关系,那么,这个关系是否就是典型的“倒U型”曲线呢?

 

  首先,随着经济的增长,环境质量总是先坏后好,也就是可以变好的,为什么呢?研究认为,这是由于经济增长本身会衍生出各种有利于改善环境质量的效应,譬如有规模效应、结构效应和技术进步效应等等,这看起来似乎很可喜,但里面存在一个问题,这些效应多久才能真正地发挥出来?

 

  围绕这个问题,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理论接着做了一个规范性的分析,得出一个重要结论,即当人均收入超过6000-8000美元这个临界点时,环境质量就会开始变好。其实,人均收入临界点的高低不要紧,因为很多不同研究的得出结果也都不一样,但总之,是存在这样的一个临界点,足以带来上述各种效应,使得环境质量开始得以恢复。

 

  这样一来,前景似乎又变得明朗了,就是说,一旦达到这个临界点,环境质量的好转将是必然的了。我们似乎有理由为此而感到欣慰,因为中国恰恰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按照上述推断,我们应该在不断逼近临界点上的收入水平。这就意味着,环境质量的改善也就指日可待了。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个潜在的客观的临界点,而届时各种效应都会如期发挥作用,那么我们现在的各种努力又有何价值呢?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实现环保的“黄金定律”必须打通经济与环境间的阻断

 

  在此,我们认为,“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重要性其实并不仅仅在于找出了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间的经验性变化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揭示出了经济发展与环境质量关系背后的一个“黄金定律”,而这个“黄金定律”却往往被我们忽视。

 

  西方发达国家实现环境保护的过程中,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之间存在较为通畅的传导关系。也就是说,在环境与经济构成的两部门框架中,可以自由地实现从成本到产出的动态均衡,最终使得这两个部门实现一体化,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传递和均衡关系,才足以让经济增长对环境质量发挥众多的正面效应,并促使环境质量的改善,这便是我们对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再认识所发现的一个主要规律,称之为环保的“黄金定律”;

 

  西方发达国家为了实现环保的“黄金定律”,也花了相当大的精力。正因如此,才有了上个世纪70年代风起云涌的环境保护大潮。某种程度上而言,全社会对环境问题的理性反思,恰恰是为经济上的再平衡创造了基础,对环境的内在价值进行了“拨乱反正”,打通了两者间的重重阻碍,促成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中各种效应的实现,并最终成功地越过了收入的“临界点”,改善了环境质量。

 

  从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角度看,即便我国也必然存在这样一个足以改善环境质量的收入临界点,但是,在真正实现环保“黄金定律”之前,这个临界点无疑将是“高不可攀”。而中国环境保护问题的症结恰恰在于,经济部门与环境部门之间出现严重失衡,相互之间无法实现有效传导,其本质就是在处理经济增长与环境质量关系的过程中,忽视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中所隐含的环保“黄金定律”。后果是,经济部门与环境部门在效率上相互背离,进而带来了资源配置上的扭曲,即,经济增长了,但环境却变得更加糟糕,环境保护的临界点迟迟无法到达。

 

  总之,面对当下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社会各界有些焦虑的情绪自然无可厚非,不过,如果我们缺乏对环保内在规律的正确认知,那么,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就极有可能只是一座空中楼阁,改善环境质量的临界点也将可望而不可即。反之,如果我们能够打通经济与环境间的各种阻断,充分尊重环保的“黄金定律”,那么,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就能够真正地实现统一,中华民族也将得以永续。

 

 

 

  作者: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志青

来源:《文汇报》20150324